ca661亚洲城官网_ca661亚洲城手机版_亚洲城最新手机官网

ca661亚洲城官网_ca661亚洲城手机版_亚洲城最新手机官网ca661亚洲城官网是专业的游戏资讯平台,ca661亚洲城手机版提供高效和高信誉的棋牌游戏体验,自成立以来...

当前位置:ca661亚洲城官网 > ca661亚洲城手机版 >

所爱隔山海

文章出处:ca661亚洲城手机版 发表时间:2019-05-18 11:45
所爱隔山海

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

 

前半句是在我挂了电话后由衷感叹的,台州与舟山,全程263.65公里,车程大概需要三四个小时,一个月后我将独自上路,去到这个城市,参加一场婚礼。

 

后半句是我在心里丈量了这两座城市之间的距离,抬头看了看眼前的海,想着怕是愚公,也移不开这山海。

 

婚礼的消息是在朋友圈看到的,一天后才接到他的电话,车子正好堵在滨海路上,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时,心里仍旧一紧,所有的思绪全部被拉扯回那个闷热嘈杂的夏日午后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这令我觉得荒唐。

 

“最近好吗?”话是他问的,“下个月十八我结婚,你来呗。”

“好啊。”他后面还说了其他人的名字,都是过去一起玩的朋友,我没怎么听清楚,后面的车不停的按着喇叭,我才踩了脚油门,堵了很久的路通了。

 

和林泽认识五六年,从读书到毕业再到工作,我们没有在一起,我对他说过喜欢他的话,但是他说我太活泼,像一只鸟,他害怕会抓不住我。

 

后来的几年里我们一直以朋友的身份相处,偶尔一起吃饭,有喜欢的电影上映也会一起去,我摔伤腿的时候,他来回医院好几个月,陪我一起吃饭,扶着我走路,他外公去世的时候刚好快开学,我特地跑去台州,看着他从灵堂走出来,一米八几的人哭得像个孩子。

 

是啊,这263.65公里的山海,三四个小时的车程,我也曾是奔赴过的。

 

这样想的时候,不禁笑出声来,好在电话已经挂了,也没人知道我在笑什么。

 

大二的时候,我从床上摔下来,摔伤了腿,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。林泽来回跑的给我送饭,也不知道和谁学的,在寝室煲了快一个月的鲫鱼汤和骨头汤,给我送来,说是住院妇女都这么喝,我说那是住院妇女生完小孩下奶的!

 

出院那天他和我室友一块来的,室友陪着我说笑,他去办理出院手续结账,之后的一整个月,下课回寝室,都是他背着我上楼,那段时间总给我一种错觉,我曾一度以为我们是会在一起的,但是没有,自此从未提过半句有关爱情。

 

医院里的时候我问他,喜欢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?

 

他说她很安静,在他身边的时候很少说话,笑起来很甜,眼睛弯弯的,人很内向,很单纯,会跳舞,她跳舞的时候像是会发光。

 

我知道他说的是他前女友。

 

我那时候就知道,我和他喜欢的女孩子,实在是两种人。我活泼吵闹,在他身边的时候也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,我不会跳舞不会唱歌,没有一点音乐细胞。

 

她是静若处子,我是动如脱兔。

 

我把车子停在地下车库,音乐仍旧随他放着,是潘玮柏的哑巴,我从未认真听过这歌,他唱道 试过吧,爱过吧,无所谓吧,我抬头看了看挡光板镜子上的自己,我能想起林泽的样子,很清晰,甚至具体。

 

那是我在客运站见他的样子,穿着明黄色的宽大T恤,头发毛糙的胡乱扎起来。那时候是他外公去世的第三天,他的眼睛还是肿的,见到我的时候,整个人抱着我在车站哭,我至今都记得,夏天黏腻的汗水和车站嘈杂的广播声。

 

老人家是突然去世的,半夜的时候突发脑溢血,独居老人,病发的时候没人知道,也根本来不及抢救,邻居第二天一早敲门才发现人已经没了。

 

送去医院那天他给我打电话,沉默了很长时间,说是外公没了,林泽从小是外公带大的,我知道那句外公没了,对他而言有多沉重。

 

因为是夏天,后事办得很快,下葬之后,陪他一起去了他外公家的后山,他说他小时候常在这里玩,外公就在屋后头喊他回家吃饭。我们一直走到一块大石头才停下来,从那里刚好能看到他外公家的房子,他说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,眼眶红的吓人。

 

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听着他讲,偶尔应和,连安慰的话都不知道怎样组织,那时候觉得自己真的挺笨的。

 

我把车里的音乐关了,关掉前的最后一句,他唱道别欺骗自己的虚假,我现在想起来,那时候自己应该很喜欢他吧,哪怕只是作为朋友的身份,哪怕只是虚假的欺骗自己,一点都不喜欢他。

 

其实我也问过林泽的,在大家喝多了酒一起回寝室的路上,我问他,你喜欢我么?我问他,还要多久才能忘记那个女孩子。

 

他说他不知道,我不知道他回答的是哪个问题。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看到他发给我的微信,他说做朋友永远比做恋人要好,这样才不会在有一天失去了彼此。

 

我这样想的时候,已经到家了。

 

因为我没开灯,房间里很暗,客厅的地板被对面人家的灯光打亮,我满脑子都是过去和林泽说过的话,与他做过的事,事无巨细,我竟记得一清二楚。在朋友圈看到他发的电子请帖,配图是他们的婚纱照,不得不说新娘很漂亮,他们站在一起的样子很是般配,新娘是那个会跳舞的姑娘,一年前他和我说过他们复合的事情,我觉得这么多年了还能再在一起,挺不容易的。

 

我去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,想着过去的这几年,毕业之后就各奔东西,几乎没有再见过面,对他的喜欢其实早就被岁月碾磨干净,剩下的不过是我对过往青春的怀念与年少欢喜的感叹。

 

年少时的喜欢最动人,或许动人的不是当初的纯粹,不过是我义无反顾的勇气。之后再没有这样为了某个人,突然奔赴几百公里,也没有再如此卑微小心的喜欢某个人。

 

我希望他过得幸福,终于和她在一起了,之后的一辈子应该都会很美满吧,我有时候想,他喜欢她的时候应该也是如我当时那般卑微吧,小心翼翼的付出着,又不敢让对方知道,假装自己根本不在意,假装自己有喜欢的人。

 

所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。

 

前半句是我在假设自己是林泽之后,幻想与她的爱情,高中三年分手之后,毕业各赴两地,从此他在山的这边,她在海的那边。

 

后半句是我喝完那杯水,想着即使分开多年,即使分隔两地,到最后你还是你,我还是我,我们仍旧是我们。


标签:ca661亚洲城手机版

同类文章排行

最新资讯文章